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私房钱—x战记恶搞同人 2008年02月10日 ├不儿→NX无底坑腐笔创作 トラックバック:0コメント:0



======================
去了日本之后就写完了这篇文...
有点小恶搞,嘿嘿~不接受的亲请勿看恩~^ ^
======================

有人说,日本男人很会私藏私房钱,因为他们的经济大权永远掌管在他们的妻子手里。
于是他们只能问他们的妻子要取他们一天的生活费用。
但是对于一个需要应酬的男人来说,这些小钱是远远不足的。
于是他们就想方设法的存钱,每每到了年底发薪发红的时候,也是他们存钱的最佳时机。
当然作为妻子的一方也不会放过这个最能赚钱的机会咯。
于是家里就会发生很多很有趣的事情。

“嗑嚓……”
今天男人关车门的声音意外的响亮,但却用不同意以往的平稳的脚步走近家门,到了门口男人顿了顿,嘴角一勾,手依旧提着公文包,没有丝毫想去摁门铃的举动。
一秒不到,家门开了。
“你回来了啊,辛苦了。”一个阴柔的声音淡淡的却又用着与往日不同的方式震动着他的声带。
“呵呵…我回来了。”依旧勾着嘴角。
不等男人有所动静,那位似水的青年已经帮男人拖下了西服,拿过了手提包放在它该在的地方。
这一切看似如此的自然,生活。
可是男人知道这样的情况一年只有这么一次,无论是情人节,又或是圣诞元旦都不会如此,因为今天是……

男人慢慢悠悠的坐在饭桌前,轻盈的举起小酒杯,只见那位青年很快满上,举止非常的优雅,虽然有点匆忙,但仍算得体。
还帮男人打开了电视,调到了男人最喜欢的频道。细声地问道,“这个音量可以吗?”
笑答“可以。”并附点头仍可。

此时此刻,二人笑脸迎人。

男人漫不经心的吃着饭,心里笑着,
「今天好多菜噢,他也好体贴呀。要是平时也能这样多好啊。」
想到平时的他,心里慢慢有种说不出的苦味。

若有所思地吃着饭,几乎没有理会身边的小人的想法,说是故意,那是肯定的。


吃晚饭,青年很快收拾完餐具,也半推半拉着把男人带进了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一杯香浓的日咖被安安静静的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依旧笑着会意。

听见青年在厨房做着曾经他认为最不适合他做的事情。
虽然男人有说善后还是他来做吧,但仍然被青年拒绝了。
简单的说了句,
“工作了那么久今天一定很累,我来吧。”

「以前怎么从不这么说呢?」
玩弄着手中的咖啡杯,眼睛一眯。
“呵……”带了些很温柔的鼻音。

没有多久,厨房没有再传出声响了。
青年慢慢的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一盆水果走到沙发背后,并不高的身躯让他要跨过沙发把水果放到茶几上时略显困难,于是男人的一只手递过水果,另一只则递给青年一个白色的信封。
男人并没有转头,这一切二人都面对着同一个方向。
简单的动作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和谐。

递过信封的青年,灿烂的笑了一下,双手从背后扣住男人的颈部,笑着亲吻了下男人那英俊的侧脸。
便离开快步走进了卧室。
男人满足的笑笑,继续看着电视。





几分钟后……
“封真…………………………”
“怎么了?”一脸疑惑,却又成竹在胸的回答。
“你说怎么了!”
“怎么了啊,亲爱的?”依旧装傻。
“为什么,为什么……”
“嗯?”仍然装傻。
“为什么少了55万元啊?”青年怒视着狡猾的男人。
“哦…这个啊……”语音未落男人在口袋里面套出什么东西递给生气地青年。
“给。”
“这是什么?”接过了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纸张后疑问到。
“如你所看到的啊。”
“啊?”
“借款条啊。”又露出了那可恶的笑容。
“什么?你为什么会向别人借钱?”
“亲爱的,我又没有办法。还不是因为所有的工资都存入你的户头,每天你也只给我那些可怜的生活费用,一个大男人那里够用呢。”
“但是也不必借用55万日元吧,况且我也问过你,是不是够用,你不是说足够了吗?”
“嗯,是啊。的确如此。”
“那么为什么去借那么多钱?”
“亲爱的,你应该还记得5月的时候小鸟到我们家来玩吧,带她去迪斯尼总要花钱吧?而且还是你执意要带她去的。”
“还有上上个月伯母和你阿姨回东京来玩,那天带她们满东京的玩,外面吃饭的费用,购物的费用……”
“这些钱我那里有啊,只好向我朋友借咯。”
“你……”




六个小时之前。

“哪,星史郎,帮我个忙。”封真一手搭在樱冢护肩上一边凑近他的耳朵笑着轻声说道。
“噢?好啊。”意外爽快地答应又夹杂着一些好奇的说道。
「桃生居然也会有找我帮忙的时候啊。呵呵。」
“那过会儿来下我办公室。”
“好。”
二人轻笑着。

没有多久,那位成熟的男性来到了男人的办公室。
“什么忙?”难得的开门见山。
“帮我写几张借款条。”直抒胸臆的回答。
“好,了解。没有问题。”
星史郎很熟练的在花花绿绿的纸上用着各种字体写了好几张借条。
同时,
“你最近怎么啊?”
“呵呵,老样子。”
“哈哈,大家都很辛苦啊。”
写完把笔递给话语的主人的同时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些散乱的纸张。
笑了笑。
绘意。



“没有办法啊…”笑容不再停留,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苦闷表情。可是心底却意外地开心。
“神威啊,要知道我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拿了年底的分红还要用来还钱,不能给亲爱的老婆大人啊。”一边从背后腕着神威,一边用着低沉的声音诉说着。
“你少来。”一把抗拒他,逃离他的爱抚。
“还不去洗澡睡觉?明天不是说还要出去吗?”
“不要这么用力吗,我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去了。”
同时在神威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事!休想。”
封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是是是,老婆大人!”




数公里外的樱冢护宅
“星史郎先生……”
“怎么了,昴流君?”笑意正浓着玩弄着面前可爱的人送给他的新打火机。
“为……什么……”
“打火机还是放你那里吧,我不习惯带。”故意打断他的话语。
“哦,好的。”认真地回答到。
“对了,昴流君,明天我可能还要出去一下,和老朋友有约了,所以就不用等我回来了。”
樱冢护站起来,慢慢走到卧室,途中停在正在发呆的皇的旁,用它宽大厚实的手搂住了他的腰,拉近,在其耳边倾吐,
“记得要早点睡觉噢,不要太想我哦。”
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当星史郎已经走入卧房了,昴流才回过神吼到,
“星史郎先生!”





-完-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rubensbuer.blog46.fc2.com/tb.php/43-15cc37d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