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私房钱—x战记恶搞同人 2008年02月10日 ├不儿→NX无底坑腐笔创作 トラックバック:0コメント:0



======================
去了日本之后就写完了这篇文...
有点小恶搞,嘿嘿~不接受的亲请勿看恩~^ ^
======================

有人说,日本男人很会私藏私房钱,因为他们的经济大权永远掌管在他们的妻子手里。
于是他们只能问他们的妻子要取他们一天的生活费用。
但是对于一个需要应酬的男人来说,这些小钱是远远不足的。
于是他们就想方设法的存钱,每每到了年底发薪发红的时候,也是他们存钱的最佳时机。
当然作为妻子的一方也不会放过这个最能赚钱的机会咯。
于是家里就会发生很多很有趣的事情。

“嗑嚓……”
今天男人关车门的声音意外的响亮,但却用不同意以往的平稳的脚步走近家门,到了门口男人顿了顿,嘴角一勾,手依旧提着公文包,没有丝毫想去摁门铃的举动。
一秒不到,家门开了。
“你回来了啊,辛苦了。”一个阴柔的声音淡淡的却又用着与往日不同的方式震动着他的声带。
“呵呵…我回来了。”依旧勾着嘴角。
不等男人有所动静,那位似水的青年已经帮男人拖下了西服,拿过了手提包放在它该在的地方。
这一切看似如此的自然,生活。
可是男人知道这样的情况一年只有这么一次,无论是情人节,又或是圣诞元旦都不会如此,因为今天是……

男人慢慢悠悠的坐在饭桌前,轻盈的举起小酒杯,只见那位青年很快满上,举止非常的优雅,虽然有点匆忙,但仍算得体。
还帮男人打开了电视,调到了男人最喜欢的频道。细声地问道,“这个音量可以吗?”
笑答“可以。”并附点头仍可。

此时此刻,二人笑脸迎人。

男人漫不经心的吃着饭,心里笑着,
「今天好多菜噢,他也好体贴呀。要是平时也能这样多好啊。」
想到平时的他,心里慢慢有种说不出的苦味。

若有所思地吃着饭,几乎没有理会身边的小人的想法,说是故意,那是肯定的。


吃晚饭,青年很快收拾完餐具,也半推半拉着把男人带进了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一杯香浓的日咖被安安静静的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依旧笑着会意。

听见青年在厨房做着曾经他认为最不适合他做的事情。
虽然男人有说善后还是他来做吧,但仍然被青年拒绝了。
简单的说了句,
“工作了那么久今天一定很累,我来吧。”

「以前怎么从不这么说呢?」
玩弄着手中的咖啡杯,眼睛一眯。
“呵……”带了些很温柔的鼻音。

没有多久,厨房没有再传出声响了。
青年慢慢的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一盆水果走到沙发背后,并不高的身躯让他要跨过沙发把水果放到茶几上时略显困难,于是男人的一只手递过水果,另一只则递给青年一个白色的信封。
男人并没有转头,这一切二人都面对着同一个方向。
简单的动作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和谐。

递过信封的青年,灿烂的笑了一下,双手从背后扣住男人的颈部,笑着亲吻了下男人那英俊的侧脸。
便离开快步走进了卧室。
男人满足的笑笑,继续看着电视。





几分钟后……
“封真…………………………”
“怎么了?”一脸疑惑,却又成竹在胸的回答。
“你说怎么了!”
“怎么了啊,亲爱的?”依旧装傻。
“为什么,为什么……”
“嗯?”仍然装傻。
“为什么少了55万元啊?”青年怒视着狡猾的男人。
“哦…这个啊……”语音未落男人在口袋里面套出什么东西递给生气地青年。
“给。”
“这是什么?”接过了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纸张后疑问到。
“如你所看到的啊。”
“啊?”
“借款条啊。”又露出了那可恶的笑容。
“什么?你为什么会向别人借钱?”
“亲爱的,我又没有办法。还不是因为所有的工资都存入你的户头,每天你也只给我那些可怜的生活费用,一个大男人那里够用呢。”
“但是也不必借用55万日元吧,况且我也问过你,是不是够用,你不是说足够了吗?”
“嗯,是啊。的确如此。”
“那么为什么去借那么多钱?”
“亲爱的,你应该还记得5月的时候小鸟到我们家来玩吧,带她去迪斯尼总要花钱吧?而且还是你执意要带她去的。”
“还有上上个月伯母和你阿姨回东京来玩,那天带她们满东京的玩,外面吃饭的费用,购物的费用……”
“这些钱我那里有啊,只好向我朋友借咯。”
“你……”




六个小时之前。

“哪,星史郎,帮我个忙。”封真一手搭在樱冢护肩上一边凑近他的耳朵笑着轻声说道。
“噢?好啊。”意外爽快地答应又夹杂着一些好奇的说道。
「桃生居然也会有找我帮忙的时候啊。呵呵。」
“那过会儿来下我办公室。”
“好。”
二人轻笑着。

没有多久,那位成熟的男性来到了男人的办公室。
“什么忙?”难得的开门见山。
“帮我写几张借款条。”直抒胸臆的回答。
“好,了解。没有问题。”
星史郎很熟练的在花花绿绿的纸上用着各种字体写了好几张借条。
同时,
“你最近怎么啊?”
“呵呵,老样子。”
“哈哈,大家都很辛苦啊。”
写完把笔递给话语的主人的同时从西装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些散乱的纸张。
笑了笑。
绘意。



“没有办法啊…”笑容不再停留,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苦闷表情。可是心底却意外地开心。
“神威啊,要知道我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拿了年底的分红还要用来还钱,不能给亲爱的老婆大人啊。”一边从背后腕着神威,一边用着低沉的声音诉说着。
“你少来。”一把抗拒他,逃离他的爱抚。
“还不去洗澡睡觉?明天不是说还要出去吗?”
“不要这么用力吗,我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去了。”
同时在神威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吻。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事!休想。”
封真只能无奈的耸耸肩,“是是是,老婆大人!”




数公里外的樱冢护宅
“星史郎先生……”
“怎么了,昴流君?”笑意正浓着玩弄着面前可爱的人送给他的新打火机。
“为……什么……”
“打火机还是放你那里吧,我不习惯带。”故意打断他的话语。
“哦,好的。”认真地回答到。
“对了,昴流君,明天我可能还要出去一下,和老朋友有约了,所以就不用等我回来了。”
樱冢护站起来,慢慢走到卧室,途中停在正在发呆的皇的旁,用它宽大厚实的手搂住了他的腰,拉近,在其耳边倾吐,
“记得要早点睡觉噢,不要太想我哦。”
一瞬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当星史郎已经走入卧房了,昴流才回过神吼到,
“星史郎先生!”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错过 2007年09月09日 ├不儿→NX无底坑腐笔创作 トラックバック:0コメント:0


看着女生寝室门口那一对对的情侣的拥吻,樱木心里很不适滋味。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双手插在裤袋里,嘴里还不时嘀咕着。
现今的樱木已是校园的风云人物,虽然受伤了但是时常会有一些女生会向樱木表白。
当然也包括了那位晴子小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大天才总是含羞的拒绝了。
樱木军团的所有人都用一种外星人的眼光看他。怎么,失恋50次的樱木花道居然拒绝女生的主动告白。
可能只有最了解天才的洋平才会知晓事由吧。或许知道,又或许不知道。

“哄.........”一架飞机从红发男孩的头顶飞过,咆哮声近在耳边回荡。
此刻男孩抬起头,看着飞机渐渐的离开自己的视线,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也消失在耳畔。
天渐渐的下起了淋心小雨,男孩身边,一把把五彩的伞慢慢的架起。
但他仍然静静的站在那儿,一行透明的液体渐渐滑下。
是的,在那嚣张跋扈的红发下,那张略带成熟而又俊俏的脸正在哭泣,可泪水也仅此打住。

突然有异物档住了红发男孩的视线,一把边银丝的伞进入眼帘。
定睛回看,伞的主人给了樱木一个温柔的笑容。
“走吧,花道。”便把他那宽大又细长的手搭在男孩的肩上,并把男孩的不愿离开强制带走。
一路上他们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是走着,走着,走着。
这2个高个男孩几乎吸引了学院里所有人的目光。
他们是这么的受到关注和欢迎。不时伞的主人还向投来期待的女生微笑。可是那红发男孩则仍在发着呆,小声地说了一句“白痴”。


男孩刻意轻轻的关上门,顺便锁上了。他并没有开灯,下着细雨天空让人感觉有些灰暗,寝室里仍旧是暗暗的。
这些细节相比那位红发的男孩都没有注意到吧。他们进入寝室之后,樱木就一屁股坐下看着窗外的雨景。

“唔......”男孩一把抓住樱木,开始肆虐的包住他的唇瓣,霸道的吸允起来。
用舌头撬开樱木的贝齿,直入的在樱木的嘴里肆无忌惮的探索着。
此刻樱木张大他那双褐金色的眼睛,极力的想推开侵入的主人,但反而让他被抱得更紧。好不容易脱离他的亲吻,却又再次的被吻住。
“仙道,不要这样!放开我。”褐金色眸子的主人不断的反抗着,想要挣脱这拥抱。
“哼,花道,你现在对我是越来越冷淡了啊。”
“白痴。”
“最近你总是喜欢骂我是白痴。”
“...”
“为什么?”
“...”
樱木不语,是啊,最近他的口头禅总是“白痴”。
原因当然显而易见,那个冷如冰川,一头乌亮丽的秀发,永远无法剖析的冰冷的眸子的寄主--流川枫。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5点30分的闹钟响了。
仙道的嘴角微扬,俯身对自己怀里的男孩温柔的说道“花道,训练的时间到了,我走了。”语毕,轻轻的吻了那略似嚣张的红发。
樱木也静静的合上了双眼。

“哗啦啦,华啦啦...”雨越下越大,天色也愈来愈暗淡。雨天让樱木的旧患开始隐隐作痛。眉头紧缩,半扭曲着身子躺在狭小的寝室床上。
手中握着那只已经过时又有些老旧的手机,无心的摆弄着枫叶挂件。
翻阅着电话簿,视线停留在“狐狸”上,看着这名字许久,不小心碰到了通话键,却又马上挂断。
嘴角一阵阵的苦笑,身体忍受着煎熬,心更是。对着渐渐暗下来的夜幕发呆,看着往事一幕一幕再次演出他们的爱。





那年他们带着队长赤木的期待来到了全国大赛的球场上,他们汗水淋漓,挥汗如雨,享受着比赛给他们带来的乐趣,享受着篮球带来的快感。
他们把全国大赛上的种种奖项一一搬走,在大赛史册上刻上了湘北的名字。
流川枫和樱木花道也被日本全国公认为是现今最强的黄金拍档。可是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樱木却倒下了。
此时此刻流川和樱木的脑子一片空白,樱木慢慢的缩成一团。

急救车的报警声响彻心扉。
旁人听来那是那么的刺耳,但是在他的耳里,却什么也听不到。他只听到了那红发男孩的那一声声的叹息声。吃力的叹息。
“哈...哈...”小声的呻吟。
“白痴...”
“哈......”双眼紧闭。
“白痴!”男孩紧张却又无奈的叫喊着。
樱木眉头紧锁,用力的抓着流川的手,不停的冒着冷汗。看着樱木不断地呻吟着,也纠起了流川的心。
手与手之间传送着他们彼此的体温,彼此的心。
“哈...啊...”樱木的意识慢慢的薄弱下去...
“白痴,白痴!”发男孩紧握着那只虚脱的手。渐渐的那只手失去了力量..
“白痴...”
“白痴......”流川尽力的放亮自己嗓音,试图让那双金褐色的眸子不要那么快的合上。可是...
“花道。”流川的声音渐渐的轻下来,把樱木的手拉到自己嘴边,轻吻了一下。也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手术车急速的在那白色的长廊里推过,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凝重,严肃。
失去意识的樱木只是安静的躺着。
“请在这里等候。”一位护士拦截了那色眸子的主人。
他就看着医生和护士小姐们继续的把手术车推向走廊的深处,直至打开那扇门,再等待门的合拢。
一切虽然只发生在几秒钟内,然而就是这几秒钟却是那么的令人窒息。
流川一屁股跌坐在长椅上,看着“手术中”的红灯亮起了。
叹了一口气...男孩开始对着手机上的樱花挂件发呆。用手握紧...心中无数的情感涌上了心头。
没多久其他人也到了,看到流川的神情也知晓问不出所以然来。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静静的等待。
那如同死寂般的等待。

夜色进深,漆又迷离的夜晚,静谧的没有一丝声响。有的仅是那些生命仪器的运转机械声。
夜带着时间的车轮不断地旋转着,一切看似是那么的和平、平静。
夜晚总是给我们带来幻觉,每每让人们有着美好的向往,做着美丽而又斑斓的梦境。
然而醒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深叹原来只是一场梦。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他宁可不要夜到来。希望永远的光明。
虽然他希望眼前的这些只是一场无聊至极的梦,但是现实永远是如此。越不愿发生的,它就越会发生。好似上帝在和他开玩笑一般。



鲜红的丝引已星罗密布的攻向了男孩那冰冷无情的漆双目。俊美的脸庞清瘦了,脸色也愈发的苍白了。
手渐渐的失去了温度,回复了原先的冰冷。
目光仍旧盯着红发的主人,看的那么的深切,生怕一眨眼他就会离开不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在这十几小时里好像世界已经破灭,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无力,疲态,悲凉,痛苦,后悔这一阵阵的情感慢慢填满了男孩的心。
顷刻间,时间好似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然而平静不会永久的停留,窗外传来了丝丝的凉意。
流川看着深秋的枫叶正因为风的侵蚀而散落飞扬,夜晚是那样的漆,让他看不清...
略有几片枫叶飘进了一楼的病房,冷风嗖嗖的吹入房间。他正打算起身去关窗,此刻红发男孩的唇瓣正微微的颤动着。
流川激动的回到床边,紧紧地抓着男孩的手隔在自己脸上。口中呼唤着:
“白痴。”
“白痴!”
“.......”一阵安静。
“花道...”
“嗯……”樱木终于摆脱了梦魇和镇静剂苏醒过来。
“狐...狸...”
一双修长的手放在了开口少年的唇瓣上,摇摇头。
“不用多说...”
流川的目光死盯着男孩的脸,好似是在生男孩的气。
倔强又好胜的冰冷眼眸终于崩溃了,他留下了那行清泪。
樱木试图去擦拭,可手举到一半就被那流泪的大男孩收住,并深深地吻住了。
男孩不敢大幅度的与樱木有身体上的接触,毕竟他伤的是背脊。
可说这伤势是可大可小,一定要谨慎为妙。不过当流川刚开口时,却渐渐的闭上了那疲惫不堪的双眼,开始打起小盹来。
樱木辛酸的看着眼前一直留守在自己身边的大男孩,他苍白的脸颊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更为白皙动人,棱角分明。
他显得是那么的疲态,樱木知道他肯定没有好好合过眼。他艰难的伸出手抚摸着男孩的秀发,让他能够这样安静的睡下。


樱木的人气和他的那头红发一样,是那么的显眼,甚至有时候还会有点小小的刺眼。
病房里汇集了很多死党,队友,知己。虽然他缺乏亲情的爱,可是他却拥有无人能媲及的友情以及流川对他执著毫无动移的爱。
这些日子以来,流川天天围绕着樱木转,或是进食,又或是物理治疗。
有时候调皮的天才还闹着要看漫画,要打电玩,要看NBA赛况。流川都一一的照顾周全。
大家都深觉震惊,一向高傲孤僻的流川枫居然会如此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樱木。
猜想想必他们已经成为了拍档、知己,然而谁都没有想过在这两个大男孩之间会出现越轨现象。
男孩的全心照料让所有人都安心不已,可是即在此刻不知为什么红发男孩总觉得心中空空的,好像什么东西即将要从自己生命中被挖走似的。
可是他又无法明辨出那到底是什么,他略微苦恼的皱了皱眉。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这些微妙的动作都映入了那双漆又冰冷的眸子。果然什么也瞒不了他啊。
“...只是...感觉...有点空。”被眸注视的男孩慢慢的说道,语气中带着略微的犹豫。
“...不要胡思乱想。”纤细修长的手指探进了男孩的红发,温柔的抚摸了几下。
手指在他的脸颊边停留了几秒钟,不过很快离开了那张脸庞。心中的苦涩,渐渐的拥上心头,散发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气息。
“快点好起来,白痴。”轻轻的说道。
“天才已经没事了!已经能吃下一锅子的拉面了!我们什么时候再去吃,我和你比赛谁吃又快又多!”金褐色眸子伴着男孩的心正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笑得是那么的孩童,那么的天真无邪。
流川安静的看着樱木的一举一动,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耳边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回档。
“原来我也瞒不了他。”


然而可能是老天爷开始不再眷恋这位耀眼的天才了吧。
那天樱木出院回家,
“本天才终于回来了。”看着身后的流川,男孩快乐的笑着。可惜,这笑颜没有维持多久就消退在男孩的脸上。
“狐狸,你瘦了。”声音已经不再像刚刚的那般悠闲快乐。
“白痴。”发男孩依然冷漠的低着头。樱木淡淡的笑了笑,好像故意想听到对方骂自己"白痴",随后自我满足的拿着行李走进了卧室。


住院的缘故樱木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这个卧室了,简单的房间布局,朴素的家具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很整洁但却不单调。
可是就在这间过去让樱木觉得的非常温暖、甜蜜的卧房却给他带来了丝丝的寒意。
空洞的感觉不经意间又爬上了心头。
不禁挠头,到底是怎么了?这空空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呆久了,这房间让他透不过气来,便慢慢的退出脚步回到客厅。
可是眼中的场景让他不乏有些心酸。





+TO BE CONTINU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